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真的很低调了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气势汹汹的袁承志

第四百二十六章 气势汹汹的袁承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得不说,阿九这个建议非常好。
  
  楚铮想到郭襄的性格,向来对财物并不看重,就算自己搜罗了天下奇珍送她,都远不如这么一幅纪念意义的画更能让她喜欢到心里。
  
  见楚铮没答话,阿九弱弱问道:“少爷觉得不好吗?我觉得,如果有人送这么一幅画给我的,我一定会感动哭的……”说到最后一句话,小阿九不由偷偷地瞟了眼楚铮的侧脸。
  
  “不是不是,你的主意很好,问题是我不懂丹青作画……”
  
  楚铮叹口气,他在武学方面是超级天才,一看就会一学就精,但在艺术方面从没涉猎过,小时候连鸡蛋都能画成方的,让他画一幅画,还不如让他劈碎十座山来得容易。
  
  “这样……我可以教你呀!”阿九的双眼一下子便亮了起来。
  
  “我觉得来不及……”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明天我们就去附近的城里买丹青画具。放心,我可会教人了!”
  
  楚铮一时也没想到更能让郭襄喜欢的礼物了,加上阿九这样兴致勃勃,便点头答应下来:“好吧,先试试。明早要早起,你快点睡。”
  
  阿九这回应了声,终于没再说话了。
  
  不过在楚铮重新闭目养神、挂机修炼内功时,秀发披散下来的少女一直侧卧在床上,目光出神地看着楚铮的背影,心神飘忽,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暴风雪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停歇下来。
  
  楚铮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一整夜他都在专心地运完治疗身上被阿青刺伤的几处伤口。
  
  长生诀加上神照经的组合对于伤口愈合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再加上程灵素的治伤灵药,楚铮估计三天左右伤口就会完全愈合脱痂,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这时风雪初停,外面依然刮着寒风,但楚铮意外地发现胡斐悄然摸到了后殿这边来,正在房间门口徘徊,显是见里面有火光,不知道楚铮他们是没熄火睡觉还是已经醒了。
  
  楚铮猜得一点都不错,胡斐在天未亮时便摸过来,自然是不想惊动熟睡了的袁紫衣。
  
  昨晚冒着风雪将凤天南父子葬在庙前的山坡上,袁紫衣哭了好久,加上白天赶路的劳累,这一觉睡得比较沉。
  
  但胡斐不一样,刚交到个漂亮女朋友的兴奋、大仇已报的释然、还有对那个出手相助、装神弄鬼地杀了凤天南父子的神秘人身份的猜测,让他始终睡不踏实。
  
  所以天未亮便想着趁袁紫衣未睡醒,先过来探探楚铮的口风——在袁紫衣给他灌贯了一堆“那男子是深不可测的神秘高手”思想后,他觉得最可能的对象应该就是后殿里借助的年青男子。
  
  就在他在房门前转了两圈,没打定主意是不是敲门前,房门悄然打开了,楚铮走出来,低声道:“阿斐,我们到那边说话。”
  
  胡斐一怔,这年青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
  
  他随楚铮走到几丈外的枯树下,耳边便传来了昨晚那细如蚊子飞的声音:“我是楚楼钧”
  
  胡斐一怔,随即喜道:“楚大哥!你怎会在这里?”心中所有疑问立时便有了答案,难怪那幽魂武功高得如此不可思议,难怪那幽魂要帮自己!
  
  “现在易容出来办些事。昨晚情况特殊,没告诉你真实身份,抱歉。
  
  “楚大哥太客气了,我还得感谢你昨晚出手相助。”胡斐一想到楚铮昨晚的仗义相助,使得他避免了与袁紫衣闹出大矛盾,又替他解开了袁紫衣的心结,不由感激万分。
  
  他本来就真性情之人,这时只想着能交到楚大哥这样的好朋友,真是三生有幸。自己一定要想法子报答他一二才行。
  
  所以当楚铮用传音入密邀请他和袁紫衣去襄城参加郭襄的生日庆典时,胡斐欣然道:“好,我和袁姑娘一定赶到。”
  
  他暗下决心,不但要到,还得和袁紫衣商量一下送份大礼才行。
  
  他又看了眼远处那关上房门的房间,压低声音道:“楚大哥放心,这事我不会告诉郭姑娘和灵姑娘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见胡斐果真误会,还极仗义地代为“隐瞒”,楚铮哭笑不得。
  
  其实类似的事胡斐在兴云庄也做过,当时他知道楚铮和郭襄是情侣关系后,就私下里找楚铮问起程灵素的事,听到程灵素在宁静小镇养病后,他便“恍然大悟”,拍胸口保证“不会把灵姑娘的事告诉郭姑娘的”。
  
  楚铮懒得解释了,胡斐又再三为昨晚的事道谢。两人聊了一会,楚铮听到袁紫衣在前殿醒来了,便提醒胡斐回去,又叮嘱他千万不能把昨晚的事和自己的身份在袁紫衣面前说漏嘴了,否则前功尽弃,就别想再抱得美人归了。
  
  胡斐老脸微红,但还是郑重应下,匆匆离去。
  
  楚铮取出糕点叫出东方白先投喂完毕,见天色已开始明亮,才返回房间里叫醒阿九。
  
  ……
  
  中午时分,楚铮背着阿九抵达了鲁州东平县城的一家客栈中。
  
  目前鲁州正处在战乱之中,闯王李自成正攻城掠地,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城毁人空。幸而交战区域主要是在鲁州的东部和南部,这东平县城在鲁州西北部,处于与冀州交界位置,县城里虽然人心惶惶,总体还是保持着生活秩序,客栈及一众店铺依然营业,楚铮甚至看到驿站也在正常营运。
  
  考虑到阿九的扭伤未复原,行动不便,楚铮打赏店小二一两银,让他买来上好的丹青画具,然后就在客房中跟阿九学习作画。
  
  发现楚铮确实毫无基础后,阿九想了个速成的法子,那就是临摩,她先画好一张,然后楚铮依样画葫芦,照着画就行。
  
  “少爷,你看是不是这样?”
  
  阿九放下画笔,回头朝楚铮笑道。她的小脸上还有几道调料染上的痕迹,是她画累了用手背擦汗时不小心沾上的,但眸子闪闪发光,一脸快夸我吧的可爱表情。
  
  楚铮有些震惊地望着眼前这幅画,但见苍茫天地之间,万里飞雪,银装素裹,一辆马车停在路边,一男一女两条身影并肩而立,正仰首眺望着远处壮丽的雪景,冷风吹过,扬起了两人的披风,显得极有意境。
  
  四周还有不少奔跑的足迹,似是玩乐后奔跑后留下的。
  
  两人都只画出了背影和并不清晰的侧脸,但男子伸手拂去女子头上的雪花,动作温柔,女子微微低头,似是羞涩,仿佛能透过画面感受到当时的柔情蜜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