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诡三国 > 第1947章商会驯化,拙劣计谋

第1947章商会驯化,拙劣计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大多数的时间之中,人类总是为了各种利益奔忙。
  
  白石羌也不例外。
  
  这一次征讨西域,白石羌作为牛羊马转运『承包商』,将在其中获取接近三成的总收益,也就是说如果有十只羊从西域运抵陇西草场,那么白石羌将获得其中三只,当然,如果说路途当中死去了三只,那么白石羌将什么都得不到,更极端的情况,如果是死去了五只,白石羌还要赔付两只……
  
  当然,如果是被敌方攻击,劫掠导致的损失,白石羌不负责赔偿,所以沿途的安全,是由骠骑将军人马负责的,同样,这些沿途护送的骠骑兵马,其实也是一种监视和监察。
  
  十抽三,似乎看起来不多,但是要知道,这一次西域之战,其中国度少则数千,多则数万的牛羊马,而且还有那个在汉初就动人心魄名闻天下的大宛汗血宝马!若是有一万牛羊,这一趟白石羌就可以获得三千,若是有十万,就是三万!
  
  卫青当年征匈奴,当时捕获的牛羊数目是以百万计……
  
  川蜀卓氏原本要和白石羌竞争这个牛羊马转运的,结果被白石羌死活抢了过去,只好退而求其次,负责从川蜀调配各类所需的物资到陇西,以此来换取白石羌收益之中的十分之一。
  
  因为卓氏不用承担损失风险,所以自然收益也降低了很多。其实卓氏并非是完全抢不过白石羌,只不过卓氏胆子还是小一点,不敢直接承担高额的风险,所以……
  
  白石羌头人里那古大吼着,一遍又一遍的确认着人手和各类物资,清点着牧羊犬数量,检查着其中的各种情况。
  
  白石羌有胆量承担这一次的转运,并不是里那古傻,对于风险没有意识到,而是里那古的白石羌,一直以来都是作为西域西羌一带的中间商,自然对于路线十分熟悉,有了充沛的经验,并且在运输过程中,也促进了新的一个犬种,牧羊犬。
  
  后世一些人认为,洋人高人一等,所以洋犬自然也是高贵的……
  
  但是实际上,华夏驯化犬类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人类是在狗的帮助之下,才更快的获得了一些发展和进化,比如学会了标记领地,学会了追踪猎物等等,而中华田园犬,也逐渐的成为了华夏万能犬,成为许多华夏人记忆里面的一个符号。
  
  白石羌的牧羊犬,便是因为长时间的转运牛羊,而驯化出来的犬种,这些家伙会在牛羊周边巡逻,甚至不需要主人特别吩咐,就能担任警戒,护卫,寻回等等一系列的工作,大大减轻了白石羌牧羊者的负担。
  
  白石羌在准备着,然后奔赴西域的同时,其余几个商会大户,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各项工作,准备接收从西域而来的各项物资。
  
  整体来说,汉代商人还是比较讲究诚信的,但是这个诚信,并非这些商人一开始就具有的品质,而是汉代从一开始,就有专门的立法来进行规范。
  
  城市化,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标志,也是汉代商业物流的重要集散地,商业的勃兴带动了城市的发展,长安、临淄、成都、邯郸、南阳等都成为货殖集聚、商贾云集的大都市汉代也就将商业规制的重点放在商业中心城市,设立关市集中管理。
  
  而这种管理,不仅仅体现在平铨衡、正斗斛之上,同时也体现在对于所售卖的商品质量的监管,『贩卖缯布幅不盈二尺二寸者,没入之。能捕告者,以畀之。』即出售的布匹达不到法定尺寸,要没入官府,如果有人能检举告发并将出售者捕获,则可以得到这批货物作为奖励。
  
  同时,如果出现商业欺诈,也是严格处罚,『诸诈贻人以有取,及有贩卖贸买而诈贻人,皆坐臧与盗同法,有能捕若吏,吏捕得一人为除戍二岁。』即商业诈骗所诈取的赃物以盗窃论罪,如能有人检举或捕获该诈骗者一人,可免除二年徭役,以此类推。
  
  再加上汉代重农不重商,对于商人一旦犯错,往往都是加重处罚,所以商人自然是战战兢兢,诚信经营……
  
  毕竟在汉代若是稍微有不诚信的举动,带来的代价么,就是无法承受之重,相比较后世而言,则是相反,不诚信则是可以获得大量的利益,而承担的风险就那么一点,即便是被抓住了,也不过是不痛不痒的罚款了事,所以诚信……诚信是个什么东西?
  
  封建王朝之中,统治者的态度,决定了商人的地位。
  
  斐潜当下重视商业,商人的地位自然有所提升,但是这个提升也是有限度的,还远远不能比得上那些经书传家的人员,所以『大汉商会』的这些成员,想要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地位,自然就希望能通过这一次的西域之战,展现一些力量出来,获取更多的关注和职权。
  
  ……✽-(^▽^)/✽✽\(^▽^)-✽……
  
  和熙熙攘攘准备追逐利益的商人们不同,在海头的西域人,闻到的不是铜臭味,而是血腥的味道。
  
  清晨,海头,或者叫做月亮湖。
  
  月亮湖大概就像是一个被啃了一口的圆形,差不多是初十二十三左右的月亮形状,有点圆,但不是很圆。圆弧的一面对着东面,缺口的一面在西面。
  
  整个湖南面圆弧略长,北面略短。
  
  湖水清澈,湖面上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雾霭。湖边已经渐渐变黄的长草上有些细微的白霜,象征着萧瑟清冷的深冬脚步,已经是一步一步的临近。
  
  同时逼近的,还有死亡。
  
  阙素站在湖边,深深的吸了几口有些冰冷的空气,然后蹲下来,抄起湖水洗了洗脸,顺便也喝了几口冰冷的湖水,不由得被冻得哆嗦了一下,打了一个寒颤。
  
  未来会走向何方,阙素很迷茫,这种对于未来,和自家部落国度命运的无法把控的无力感,深深的让阙素感觉到了痛苦和无奈
  
  虽然说商量了迎敌之策,但是具体能不能管用,阙素也不知道。这里确实是汉人必经之道,但是能不能将汉人拖在这里,就成为了关键之中的关键……
  
  微风拂过。湖面上轻轻荡起层层涟漪。阙素呆呆地望着,一时间心乱如麻。
  
  『呜……呜……』
  
  远处,忽然之间有几个黑点晃动着,伴随着悠长的号角声蓦然响起,凄厉而苍凉的牛角号霎时打碎了清晨的安谧。
  
  阙素霍然而惊,转头向东方望去。
  
  在寒风之中,阙素虽然听不清楚远处奔来的族人究竟喊着一些什么,但是示警的牛角号声和那几个族人扭曲的面容,都表示着同一件事情,代表着同一个含义,『汉人来了,汉人的铁骑来了……』
  
  阙素骇然心惊,心脏猛地剧烈跳动,一股强烈的窒息顿时侵袭了全身,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痛苦的摇晃了两下,才勉强稳住身形,急促地喘了几口大气,然后厉声喝道:『快,快去通知白熊和阿姆西!汉人来了,来了!』
  
  在这一个瞬间,阙素似乎闻到了血腥味,非常浓烈的血腥味,而这个血腥的味道,似乎从他自己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一样……
  
  吕布率领魏续、姜冏、蒙弘、允二等人,以及八千铁骑,从玉门关一路而来,到了距离月亮湖以东二十里外的原野上。
  
  大军刀甲鲜明,旌旗飘扬,气势雄浑。激昂的战鼓声和号角声此起彼伏,响彻了冬日将临的这一片区域。
  
  西域。
  
  斥候和传令兵往来飞奔,大战前的紧张气氛笼罩在这一方天地之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