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你可以养我吗 > 82.

8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章是防盗章,证明你的订阅比例不足哦宝贝~
  诺诺见她不动,以为是得到了许可,下意识贴得更紧。
  
  灯还没有开,客厅里很黑,他看不清楚她是否真的哭了,于是遵从本能,舌尖去碰她的眼睫。
  
  想弄掉泪水。
  想哄她笑。
  想芒果不在家了,她能不能只关注他,只爱.抚他。
  
  他的体温再一次要把她吞没,喻瑶僵硬地抬起手臂,摸索着“啪”一声按亮开关,屋顶光线顿时倾泻下来。
  
  喻瑶避开诺诺的靠近,她心里太明白了。
  
  诺诺口中的“亲亲”,跟吻没什么关系,只是今晚和芒果临时学会的技能,他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是狗勾,对她再亲密的□□,都不存在任何旖旎。
  
  长着最迷惑人的外表,做着最暧昧出格的事,结果心思比谁都单纯,完全是白纸一张!
  她就算想生气都找不到出口。
  
  喻瑶的心情没法形容,也顾不上态度多好,她往后退开两步,瞪着诺诺干净纯情的眼睛,严厉说:“就算我可以接受你把自己当狗勾,但不代表你能随便对我做这种动作。”
  
  她不想吓到他,极力放缓语气,按照他理解的方式来:“你既然成精了,生活在我身边,就必须一切按照人的规则来,以后不管亲还是舔,都严格禁止,听到了吗?”
  
  诺诺脸颊脖颈上还飘着浅红色,他呆住,隔了一会儿说:“芒果可以……”
  “对,芒果可以,”喻瑶直视他,“你不可以。”
  
  她抬手蹭了下嘴唇边,没多看他,转身就去浴室洗澡。
  
  今后芒果也得管着了,不能经常跟她亲昵,否则诺诺什么都要学。
  
  喻瑶锁上门,手撑着洗手台边,脸颊的热度这才轰的漫上来。
  
  她进中戏上学,入行拍戏的这几年,跟对手戏演员之间最大的尺度也就是拥抱,没亲过。
  外界把她黑料传的神乎其神,前男友能排着队绕横店一周,两个月换一次金主,如鱼得水阅历丰富,实际上她长这么大也没谈过什么正经恋爱,更别提跟人亲密的经验了。
  
  喻瑶想着,去放水的手不经意一顿。
  
  也不是……
  她隐约有过一次被人亲脸的经历,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确定是幻觉还是现实。
  
  算起来有很多年了,从高中开始,或者更早,她总会在某些时刻捕捉到一个陌生人的痕迹,这人从来没有在她面前真的出现过,然而很多次她专心背书,上课,或者在外面不小心睡着,以及拍戏的时候……
  
  这个人好像就会无声无息来她身边。
  
  她曾经想把这人当场逮住,但从来没成功过,他似乎对她的小习惯小细节非常了解,所有她故意设下的圈套他都不会上钩,只有她确实无意识,他才肯靠近。
  
  摸她的头,坐在她旁边,给她带牛奶,最过份的一次,她在候场的间隙里小睡,他似乎亲了她脸颊,但等她惊醒的那刻,他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余温。
  奇怪的是她居然不怕。
  
  喻瑶把长发高高扎起,眼里有一抹失神。
  这么一回想,他有快一年没出现了,不来才好,最好永远都别来。
  
  半个多小时后,喻瑶长发包着毛巾出来,诺诺竟还一动不动,灰扑扑地站在那,听到声音,他像生满锈的小机器人一样晃了一下,很安静地没有出声。
  
  喻瑶心口被无形的手掐住。
  
  想到他外表这么高大压迫,本体就是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勾,因为舔了主人被凶,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仿佛家里都没了他的容身之地,只能委屈地蜷在角落。
  
  喻瑶纠结得快裂开,这种事不是能纵容的,她心疼有什么办法。
  
  “别站着了,快去洗脸睡觉,明天去片场要早起,”她忍着不哄,还往上撒了点盐,“如果早上你状态不好,我就不能带你去了。”
  
  隔天天色刚亮,喻瑶就起床整理箱子,她带了一大一小,大号是她的,小号有狗勾图案的是诺诺的,给他装好了换洗衣物和几本儿童读物。
  
  电影的主取景地离得并不远,片场就在城郊,不需要飞机高铁,开车两个小时就到了,否则她还真的没法带诺诺,一个没有身份凭证的可疑人口,坐不了公共交通工具。
  
  早晨是白晓强烈要求的开车来接,他不能跟组,也得把喻瑶送去才安心。
  
  白晓靠在门边,忧虑的目光在喻瑶和诺诺中间飘了几个来回,到底还是憋住了没吭声,只是跟喻瑶说:“我托人打听过了,容家那位祖宗最近都没露面,听说是出国了还是生病了,反正目前容家的事都是他哥哥在打理。”
  
  “你暂时不用担心,”他安慰,“容狗应该不会给你找麻烦。”
  
  等到了车里准备出发,喻瑶临时想起有东西忘了带,她推门下车,诺诺寸步不离地要跟着她一起去,白晓目光一动,喊住他:“哎——那个,诺诺是吧?你别去了,我正好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白晓以为诺诺性格乖软没脾气,应该会听他的话,然而诺诺丝毫没有停顿,完全把他忽略掉。
  
  “怎么回事?我说了别走,有跟喻瑶相关的事嘱咐你!”
  
  “喻瑶”两个字是一道挣不断的绳索,把诺诺捆住,钉在原位上。
  
  车门关了,狭小车厢内只剩下两个人,白晓回头看了看诺诺,美少年比初见时更夺目耀眼,但他脊背却莫名窜上一股直抵骨髓的冰冷寒意。
  
  漠然,凶戾,骨子里透出的残忍攻击性,几乎要凝成割裂他皮肉的刀。
  
  白晓摇了摇头,觉得他多半是没睡好,一个失智的小可怜而已,他脑补太多了。
  
  他略过那些不适,凝重说:“我不知道你能听懂多少,但有些话我必须得说,喻瑶现在的处境很差,这次去拍戏肯定也会遇上各种问题,她身边只带你一个,你不能再让她照顾你了。”
  
  “而且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
  白晓犹豫了一下,还是直白道:“你别嫌我说话难听啊,你应该清楚……自己脑子有问题吧?”
  
  诺诺半垂着眼帘,手在衣袖里缓缓握住。
  
  看他这样子像是不懂,白晓干脆更无情:“通俗说,就是个傻子。”
  
  “我没恶意,也不是故意这么说你的,是你去到片场面对那么多人,大家都会发现你的异常,他们也会叫你傻子。”
  
  诺诺手指越蜷越紧,骨节苍白泛青。
  他不是……傻子。
  
  白晓语重心长:“不管你怎么看待自己,你确实跟别人不一样,这是事实,我想说的其实也简单,你在外面注意点,别给喻瑶丢人。”
  
  车门外,喻瑶的脚步声靠近,她本想坐在副驾驶,但余光瞄到后排的诺诺,他不知怎么把外套的大帽子戴了起来,半张脸都藏在阴影里,露出来的唇裂了两道小口,往外渗着血迹。
  
  她不由自主坐到他旁边,想掀开帽子看看。
  诺诺却扯住她衣袖,紧紧攥着,指尖不经意碰到她,凉得像冰。
  
  瑶瑶……也觉得他是傻子吗。
  因为他傻,所以才不能跟芒果一样亲她,没有资格被她抱,被她摸头。
  
  碍于白晓在车里喋喋不休,喻瑶也不方便问诺诺什么,想来想去,当他是出门不习惯,或是因为昨晚的事还没缓过来,她把手臂给他抓着,始终没有收回。
  
  拍摄地在城郊的一个小镇,比不上城区繁华,但也算设施齐全。
  
  喻瑶先到剧组统一安排的酒店办理入住,她报备好了要带一个随身助理来,所以也没办法跟诺诺开一间套房同住,只能选两个紧邻的单人间。
  
  诺诺没有身份证,是靠白晓的来登记,准备工作打点好后,白晓先一步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把公司骂得狗血淋头。
  
  不为别的,就为了这栋危楼一样破烂的酒店,不愧是来拍鬼片的。
  
  喻瑶倒无所谓,她伸手去拉行李,扑了空,低头一看,两个箱子都在诺诺手里,他声音哑得不正常:“瑶瑶,带着我。”
  
  喻瑶硬是夺过一个,拉住他手腕上四楼,先打开自己那间房,想问问诺诺到底怎么了。
  
  她关上门正打算说话,外面就有人走近,砰砰敲门:“喻瑶老师是住这间吗?我是咱们这次的副导演,想找您沟通开机的细节。”
  
  喻瑶无奈,只好回身去应对。
  诺诺在她房里也没关系,她不怕谁看到。
  
  但喻瑶刚刚要开门的那个瞬间,她身后意外传来慌忙的响动,墙边简陋的衣柜被人快速拉开,紧接着轻轻合上,几秒钟,房间内已然毫无声息。
  仔细听,才能辨认出一点点忍耐的呼吸声,唯恐被人发现。
  
  门已经不能合上了,副导演笑着站在外面,喻瑶脸色如常地跟他交流,说过几句话之后,她心里压着的燥乱就疯狂上升,草草结束。
  
  等副导演走后,喻瑶立刻转过身,盯着那个又薄又窄的衣柜,深吸两口气,走过去一把拽开。
  
  诺诺抱着膝盖躲在里面,他慢慢抬起头,帽子滑落,露出霜雪似的皮肤,唇上血渍因为咬过,扩得更大,晃眼间一片猩红,错落睫毛底下,茶色的漂亮瞳仁蒙着一层黯淡尘埃。
  
  喻瑶俯下身注视他:“为什么要躲起来?!”
  
  诺诺没有回答。
  
  感觉到喻瑶的逼近,他控制不住自己,抬起手臂,抱住她纤秀的脖颈。
  他把脸贴在她肩窝上,嘴唇不敢碰,只能拿额角,动作小小地去磨蹭她。
  
  衣柜昏暗的空间里,诺诺轻声开口,乖得让人心酸。
  
  “因为……我傻。”
  “我不能,给瑶瑶丢人。”
  
  失去父母后,她也没了家,早就习惯每晚房子里黑漆漆的夜色,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在深夜等待她回来,给她亮一盏灯。
  意外,但不排斥,还隐隐有种……新奇和模糊的愉悦。
  
  喻瑶提了提手上拎着的剩菜,莫名觉得缺点什么,似乎出门回来,她应该给诺诺带两样小礼物。
  零食,画本,杯子碗碟,或者随便一点小玩意,他可能都会很高兴,好哄得很。
  
  ……今天来不及了,等下次吧。
  她要是再不上去,诺诺快要把玻璃给贴坏了。
  
  喻瑶想朝诺诺招手示意一下,手才堪堪抬起,她猝然捕捉到一丝异样,自家和隔壁楼昏暗的夹空里明显有杂乱的脚步声,男声女声混着,骂骂咧咧在议论。
  
  “确定是住这儿?就这破地方?”
  “错不了!我花大钱找人买的消息,她都掉到十八线了,以前根本没人拍她!就是最近疯狗一样死咬着我们媛媛不放才有了热度!”
  “买她住址的人,估计都是想收拾她的!”
  
  喻瑶手指紧了紧,立即明白这些多半是姜媛粉丝,可能还带了不止一家的狗仔,为今天的事专门来的,她现在身边没人,一旦被拦住很难脱困,类似的亏她怎么也不可能吃两次。
  
  她拉好口罩,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朝楼门走,那群人里最前面的女生先发现了她,女生先是呆愣了一秒,本能的第一反应是好美,随后才悚然反应过来,靠,这就是喻瑶!
  
  女生呼喊着往前跑,喻瑶早有准备,在知道瞒不过的那一刻,她迅速赶到单元门前用指纹解锁,利落迈进去,回身把门一推,“哐”一声关得严丝合缝。
  
  还真是感谢白晓,在那晚出事后,他跟物业联系自掏腰包,把这个门换成了时髦的指纹款,累死也撞不开。
  
  一堆人拥到门外大呼小叫,那个女生面目凶悍地从玻璃窗口外瞪着她。
  
  喻瑶歪了下头,姿态从容,朝她们随手比了个慵懒的敬礼手势,而后转身上楼,全程汗都没流一滴。
  
  等转过楼梯拐角,她清冷的眼中结起冰层,给陈路打电话:“陈警官,不好意思我又要报警了。”
  三次报警,够了,她这辈子不想再有下一次。
  
  喻瑶走到二楼还能听见外面的噪音,等迈上三楼就被闷闷的撞门声取代,她起初以为是楼下,很快意识到不对,是被她反锁的家门!
  
  她几步赶到门外拧开,高瘦的人影拖鞋都掉了一只,光着脚就径直往外冲,喻瑶甚至都没时间反应,他已经跑到楼梯口,头上的两撮小禾苗带起风,被吹得直劈叉。
  
  “诺诺!回来!”
  诺诺犹豫着站住脚步,伤口未愈的手用力握着楼梯栏杆,淡青色的筋络隆起。
  
  喻瑶厉声:“我的话你也不听?”
  
  诺诺侧影颤了一下,缓缓回过头,他跟几分钟前贴在窗子上的小可爱判若两人,眸色凝得几近于黑,唇紧抿着,下颚绷得棱角锐利。
  
  他很不流畅地开口,嗓音沙哑:“瑶瑶,被,欺负。”
  
  喻瑶懵住,喉咙滚动着,眼窝热了一下。
  他看见了。
  
  芒果这时候也不甘示弱的冲出来,嗷呜嗷呜要跟着往楼下跑,才奔到诺诺附近,就被他抬起光裸白净的脚一挡,芒果不得不紧急刹车,下巴“砰”的磕在地上。
  
  诺诺低下头,浓墨晕染似的长睫微颤:“主人说,了,回家。”
  
  芒果满心卧槽,不是你带老子冲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