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总裁你穿错马甲了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捉青蛙阉猪

第二百六十三章 捉青蛙阉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到屏幕上“黄经理”三个字在跳跃,陆庭非心事重重地划开手机。“黄经理,出什么事儿了吗?”
  
  黄经理很少打他的电话,除非公司有事,一般不轻易打他的电话,有事也应该是那种很特别的事,不然的话,他自己能处理好,也不会麻烦陆庭非。
  
  陆庭非的心里一紧。
  
  料到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所以,他开门见山地问。
  
  那边急急地答,“你们在哪里?公司出事了,大部份员工罢工了,她们说要办公室给她们一个交代,为什么易可欣血流尽了,晕倒在大街上,都没有人救?都没有人管,如果不是小邓子看着她坐摩托出去,告诉陈超让他去送她的话,估计她都要没有命了,陈超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晕倒在路边了,差点就会出大事情。为什么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公司都不管,这样草菅人命你们心里不会痛吗?总之,整个工厂一团糟,大部份女工都去了一楼那块大坪,车间几乎没有什么人干活,师傅主任的话也不听,非要你们出来应付。不然的话,就集体离职。”
  
  制衣公司最值钱的,就是这些车位工。
  
  如果没有这些车位工,就没有一个制衣公司的灵魂。现在这个年代,会车位的特别走俏,所以,她们也有点有恃无恐。
  
  “啊……”陆庭非本能地叫出了声。
  
  员工罢工他是有点害怕。但是,他更担心的是这段话里所说的易可欣的情况。
  
  易可欣伤得这么严重!
  
  他自己完全不知情呀。
  
  “她,她伤得这么厉害吗?”陆庭非说出去的话,自已都快找不到声音。
  
  “听裁床的人说,是比较厉害的。”黄有生说话从来不打马虎眼,有啥说啥。
  
  “黄经理,你先安抚一下她们的情绪,说我们正在医院里,陪着易可欣,马上就会到。”陆庭非还要十来分钟才能去工厂,这一段时间就只能麻烦黄经理了。
  
  他眉头微微皱起,不断前进的脚步,都有些微微抖。这些女员工,他领教过了。
  
  非常泼辣,非常激进。做事情非常鲁莽。
  
  反正她们对未来也没有什么规划,得过且过,怎么舒服怎么来。挣一点点工资,也非常的满足,只要周末袋子里有一些钱买些花里胡哨的衣服穿,买一些可以糊嘴的零食吃就可以。
  
  过得心安理得。
  
  但是,易可欣跟她们不一样,且正影响着她们的人生观,恋爱观,刚刚尝到甜头的这一批女工,其实早已经把易可欣,当成了她们心目中的圣母马利亚。
  
  本来,她们的内心里没有什么发展观念,也不在乎在哪里干得长不长久,完全意气用事,自己怎么喜欢就怎么来。爱恨分明,心里喜欢一个人就死心踏地,不喜欢一个人就终生排斥。
  
  易可欣让她们对自己的人生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让她们想通过她的帮助,摆脱这样被抛弃被机械化一样的人生。
  
  所以,为了易可欣造反,其实,也是在为她们自己造反,她们的自我保护自我意识,已经由以前的懵懂无知,变成了现在大胆地探索。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m姐不明就理,一心憎恨易可欣,仿佛易可欣来到这个工厂,就是专门来给她找事情似的。她紧挨着陆庭非的旁边走路,快到达车子边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整了整刚刚扎起来的头发,慢悠悠地,“一定是那个易可欣发动她们来闹事的,不然的话,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员工怎么会知道,这些细节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都会晓得,办公室的那几个会计都炒完了,雪姐不会闲着没事跑到车间去告诉员工这些事情,钟会计也不会,除了她,应该没有别的人。”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印象不好的话,什么错事坏事,都会往那个人的身上倒。
  
  就像m姐,员工闹事,她理所当然地就会想到是易可欣怂恿的。
  
  易可欣出事,她也会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报应。
  
  所以,一个人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决定了这个人被判断成什么样的人。
  
  这是什么话,妈妈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的行动,而是一味地怪罪易可欣,她现在在医院,哪有时间和精力去怂恿这批员工。
  
  况且,易可欣绝不是那样的人。
  
  根据陆庭非对她的了解,就算别人把往死里整,她除了自己默默受伤,也不会轻易说出口的。
  
  陆庭非用眼神夹了妈妈一眼,有些不快地打开车门。手指头微微抖动了一下,心里五味杂陈,上了车,坐定后,他不敢相信地转头望向妈妈,有点质问的语气道,“妈,救护车不是来公司了吗?为什么她血流尽了,你都不让她坐救护车走,如果她真的没有了,人家的父母会多么的伤心,一个家庭就靠她一个人养着,她走了,全家都没法活了,一个家庭就破碎了,您总不能因为一点点的儿女私情,而耽误一个家庭的幸福吧。”
  
  其实,陆庭非也只是刚刚才知道易可欣伤得那么严重,血流尽了,那得多严重。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自己走的,自己骑摩托车的,我们怎么知道,我下去接救护车的时候,她就已经走了,她那么独立,那么要强,我们怎么帮?”m姐拉着一张脸,有些不服气,用力的拉开车门,又重重地关上车门,一屁股坐在后座上,平时她都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今天,心里这个生份,索性坐到后排上来了。
  
  陆庭非钻进驾驶室,嘴里嘟哝着,“个个都把她当眼中钉,肉中刺,她不坚强,难道还站着在那里等死吗?几个会计巴不得她死,雪姐也只是一种看好戏的心理,你也不看好她,我又晕倒了,她能怎么样,除了自己爬去医院,她还能怎么的?我希望您仅仅只把她当作一个员工就行了,而不是心里的那根刺。”
  
  “你这是为了这个不相干的女人,要彻底跟我决裂么?如果她有自知之明,就不应该色搭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档位,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自已撞到枪口上,怪谁,都警告她几次了,我们这样的亿万身家,她也配吗?一点也不醒目,端茶递水的丫环,还想勾引太子。”m姐倾过身,微微皱了皱眉,歪着头,一副能耐我何的模样,估计心里惋惜得要死:怎么没有出血出死!血流尽了,以后就啥故事也没有了。公司大不了赔她家几个钱,几个钱而已,总比赔上一个儿子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