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今天就是末日 > 第159章 拒绝归队

第159章 拒绝归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算是渡过了进入寂静岭以来最安稳的一夜。
  这次相对充足的睡眠让张子民回复的不错,精力不如从前但已和常人差不多。
  凑着窗口看看,今天不但有阳光,也能看到更多些的幸存者出现在街道上。仅仅半个小时里就看到了已经有七八人,李文秀说,以前要半月时间才能看到这个数字的人。
  但他们仍旧谨小慎微,活动归活动,一但有其余幸存者开门的动静,他们的第一作为是马上扭头走掉,回自己的房子里躲着。
  这除了是李文秀说的风气外,也真真实实代表他们被田佳和两个老魔吓怕了。
  他们甚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兴许他们也像李文秀一样的觉得:很多人出门后就莫名其妙的再也没回来,甚至无法看到熟悉的人变成丧尸在街道游荡。于是寂静岭由此得名。
  谨小慎微是应该的,事实上张子民也不能为此做什么,只能观察。
  同时最让张子民担心的在于:他们中间是否隐藏着不良少年田佳的“同党”?
  想着这些,张子民决定出去走走。
  下楼来。
  李文秀回归了妇女该有的造型,已经不算诡异了。她带着小狗以及小姑娘,在门前晒着清早的太阳拣米。
  “很久都没做饭了,这都是以前残留下的老米,有些生虫。今天心情不错,我打算按传统方式做一顿饭,张子民,到中午记得收工,回来吃饭。”
  李文秀低着头漫不经心的道。
  张子民点点头,招手道:“小宝咱们走,开工了。”
  小宝却叛变的样子,噗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小姑娘果断伸手给它理毛,导致它很舒服,这就是它不想去的原因。
  张子民有些尴尬,但是好吧,也不能说它叛变,应该算做它辞职、改行做宠物。
  “行,仗打完了,我现在批准你退役。但仍旧处于预备役期,下阶段如果有征兆,你再归队。”
  也不知道小狗听懂了没有,反正它没心没肺的躺着,先接受小姑娘的按摩再说……
  在阳光下走街串巷,到处走访却到处碰壁。
  根据李文秀的分析,结合张子民自己的观察,小镇幸存者怎么的也有二十多。
  但自从张子民上街后他们全都没了动静。好些地方明知人就在家里,不过敲门他们不回应也不开。
  没办法只能这样,走访工作自来就这么无聊。
  好处是,就这么的到处碰壁而不破门,也能逐步的让那些躲着的家伙了解到了张子民不会干什么。
  就此一来虽然应门的没有,但持续到上午十一点左右,已经有些胆子大的人会公然在窗口观察张子民了。
  另外有少数几个胆子更大的又开始出来了,只是说他们尽量不和张子民照面,哪怕不得已遇到,也会低着头转身快走。
  “杨小双?站住,收快递!”
  十一点半遇到一男一女正在试图撬开一辆小货车的车门,听他们的对话中那男的叫杨小双。于是张子民想起:高速上收的那些邮件中有这家伙的一封。
  卧槽——
  兴许他把“收快递”的意思理解为了被请喝茶。竟是扔下女朋友转身就跑了,还跑的飞快,至少是接近十秒的成绩了。
  导致那女人都还懵逼的拿着扳手待在车前,那家伙已经消失在街口。应该是跑回家躲着了。
  张子民只得朝那个颇有一分姿色的年轻女人走过去。
  “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她相当急切的靠在小货车上,恨死杨小双那龟儿子了。
  “别再过来!”
  这么说有个卵用,见张子民仍旧走着过来,最后的时候她放下扳手道,“我检举揭发……是杨小双说这里兴许有东西,怂恿我这么干的,我有家里的钥匙,我带你捉他。他坏着呢,灾变以来有出门拿物资的需求,镇上有个小姑娘也会出来拿东西,但有次他给小姑娘后脑勺一掌,抢走了刘阳的两袋土豆片和一包方便面,导致刘阳开始泪奔,我叫都叫不住。”
  “别逼逼,我有多少时间管你这些事,还去捉他呢,捉来咋整?我养着他啊?”
  张子民不鸟她,取下背包打开找了一下,拿出封特快,“他的快件,你代签一下。”
  “what!”
  她一副懵逼的样子,却是已经被一封快递塞在手里了。
  没记错的这话这条子是个相当疯狂的人,才来的时候就大大咧咧的到处宣传到处叫唤。哪知他真的活到了现在,且在送快递?
  在张子民要求下,她却是表示不签字。但无奈张子民拿出了印泥,强制性把她的手指拖过来按了一个指印了事。
  就此张子民收拾东西,打算走了。
  “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女人又小心谨慎的追问张子民。
  张子民不回答,背好包起身后,噗——
  大力出奇迹的一脚踢在货车门上,锁扣就此脱开了。
  “不用谢。”
  张子民转身走了。
  她继续懵逼少顷,看看货厢,可惜虽然不是空的,却只有少量杂物,可利用的东西太少。
  于是她又带着扳手,追着张子民的脚步道:“哥你等等,我发现你这人非常有实力……杨小双真的笨啊,撬门都不利索。”
  张子民边走边打断,“其实他很利索,你看他逃命就知道了。他不踢开车门是因为不想弄出动静。我能轻易踢开,是因为锁扣已经被他撬至了金属疲劳。假设三个包子吃饱,他是第一二个,我是第三个。懂了不。”
  “你讲究啊,仅仅凭你这说话的气度和心胸,你就是值得跟随的人,干脆我把他甩了,跟着你?”她很直接的说道。
  “不行,我不信任你。”
  “不信任为毛帮我?”
  “这又不冲突。”张子民很烦的停下,“你到底要怎么样,不怂恿我把你男友抓了你就不高兴是吧?他摊上你可真倒霉。”
  “我摊上他才倒霉呢,不是男友是丈夫!还是果断把他抓了吧,他大恶没有,但是又懒惰又猥琐,你把他抓走,我负责的说,真的可以省点这地方的粮食。”她言之凿凿的道,“他真的抢过小姑娘的土豆片,我是证人,不信你去问小姑娘。”
  这么说后,她反被张子民捉走了。
  张子民发现她像个大马蜂爱惹事,难说她记录了一堆镇上各人的小辫子,以便让张子民对小镇上的人进行第二次摸底。李文秀提供的说法只是第一手,她们的说辞需要分开,综合分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